•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站內搜索| 中國公司秀| “畫”說中國| 影響力企業| 分享

  • ?

    我們能看到最遙遠的恒星有多古老?

    新浪科技  2020-08-06 09:23     瀏覽量:29417

    北京時間8月6日消息,當我們望向宇宙深處時,我們看到的并不是今天的天體,而是它們在到達地球的光線發射時的樣子。離我們最近的恒星是比鄰星(Proxima Centauri),距離我們約4.24光年;換言之,我們現在看到的是它在4.24年前的發出的光。然而,對于更遠的恒星,當我們回望它們時,還必須考慮到宇宙的膨脹。而且,這些恒星也是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前形成的,比如比鄰星誕生于48.5億年前,比太陽還要古老。

    在“大天文臺宇宙起源深空巡天計劃南天區”(GOODS-South field)的紫外光圖像中可以看兩個鄰近宇宙的星系,其中一個正在活躍地形成新恒星(藍色),另一個則只是普通星系。在背景中,可以看到遙遠的星系及其星族。根據星系內部恒星的年齡,以及已測量到的星系距離,我們可以確定它們內部的恒星是何時形成的。

    我們如何將目前已有的數據整合起來,確定宇宙中所有恒星的年齡?我們知道宇宙有138億年的歷史,而可觀測到的宇宙跨度約為465億光年。那么,這兩者之間的關系是什么?當我們觀察一顆恒星時,我們可以知道它與我們的距離,但是我們如何知道它的年齡呢?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想要回答這個問題,就需要我們把兩種非常不同的信息放在一起。以下我們就來了解天文學家是怎么做的。

    當我們觀察非常鄰近的宇宙中的恒星,比如銀河系或許多鄰近星系中的恒星時,我們可以對單個恒星的屬性進行測量。不僅如此,其中一項屬性——恒星目前與地球的距離——實際上與星光的傳播時間是相同的。換句話說,像比鄰星這樣距離我們4.24光年的恒星,其光線在經過整整4.24年的太空旅行后才到達我們的眼睛。

    然而,這兩條信息只適用于相對鄰近宇宙中的恒星。當觀察的距離越來越遠時,我們就再也無法一一分辨出恒星的各個屬性,因為望遠鏡的視線在離開本超星系團(又稱室女座超星系團,包含銀河系和仙女座星系所屬的本星系群)之前,其分辨率就已經逐漸降低了。此外,一旦離開本星系群,我們就必須考慮空間結構本身的擴張,不僅是光波長的延伸(導致紅移)而且會導致觀測對象的距離(以光年計)與該對象的光傳播時間(以年計)之間的矛盾。

    數字化巡天(Digitized Sky Survey)的一部分,顯示了距離太陽最近的恒星——比鄰星(紅色中心)。比鄰星距離地球4.2光年。光傳播到這顆恒星的時間以年為單位,其傳播距離幾乎就等于它與我們的距離(以光年為單位)。

    我們首先要明白的是,當我們仰望宇宙中的遙遠物體時,我們其實是在回顧過去。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你觀測的是幾光年,甚至幾千或上萬光年以外的恒星,那它們的星光大約也需要相同數量的“年”才到達你的眼睛。但如果你觀測的是幾千萬光年以外的星系,宇宙的膨脹就開始產生巨大的影響。

    原因是這樣的:光一旦離開光源,就會向四面八方傳播。其中,沿著視線傳播的光最終會到達你的眼睛(確切來說是望遠鏡的鏡頭),但在此之前,它必須穿過你和光源之間的所有空間。這有點像在發酵的面包里放上一些葡萄干;當面包發面時,面團會膨脹,葡萄干之間也會離得更遠。那些開始時距離較近的恒星,只會相對膨脹一點點;而那些開始時距離很遠的恒星,在傳播信號(比如光線)完成其旅程時,其距離可能會變得更加遙遠。

    這個簡單的動畫展示了在膨脹的宇宙中光是如何紅移的,以及兩個未被綁定的物體之間的距離是如何隨時間變化的。要注意的是,兩個星系開始時的距離要小于光在它們之間傳播的實際距離。光的紅移是由于空間的膨脹,而兩個星系之間的距離比光子在它們之間交換的光傳播路徑要長得多。

    宇宙正在膨脹的事實意味著,恒星光線到達地球的時間越長,其傳播時間和我們與恒星目前的距離(以光年計)之間的矛盾就越大。科學家已經知道宇宙的組成(普通物質、暗物質和暗能量),以及如今宇宙膨脹的速度,因此,我們可以進行必要的計算來確定宇宙在其整個歷史中是如何膨脹的。

    這是一種非常強大的技術,因為它的變化幅度很小。在今天的宇宙中,只要受到廣義相對論的支配,那么在宇宙構成及其隨時間的膨脹速度之間就存在著一種明確的關系。科學家可以通過前所未有的精度來測量各種宇宙物體的距離,以及它們的紅移,從而確定這種關系,并在后來的宇宙微波背景和大尺度結構測量中加以證實。

    宇宙膨脹的“葡萄干面包”模型,星系(葡萄干)的相對距離會隨著空間(面團)的膨脹而增大。任何兩個星系的彼此距離越遠,接收到的光的紅移值就越大。膨脹宇宙所預測的紅移-距離關系在觀測中得到了證實,并與自20世紀20年代以來已知的情況相一致。

    這項技術也意味著,我們在觀測宇宙中的某個物體時,既可以計算出回溯的時間有多久遠,也能知道這個物體現在距離我們有多遠。舉幾個例子:

    ?當一個物體的光需要1億年時間才能到達地球時,意味著我們看到的是一個目前距離我們1.01億光年的物體;

    ?當一個物體的光需要10億年才能到達地球時,這個物體現在距離我們約10.35億光年;

    ?如果光需要30億年時間才能到達地球,意味著這個物體現在距離我們約33.46億光年;

    ?經過70億年后才到達地球的光,來自一個距離我們92.8億光年的物體;

    ?需要100億年才能到達地球的光,對應著一個158億光年之外的物體;

    ?需要120億年才能到達地球的光,來自一個距離約226億光年的物體。

    ?來自迄今為止被探測到的最遙遠物體——GN-z11星系——的光,經過了134億年才到達哈勃太空望遠鏡的鏡頭,現在距離我們約321億光年。

    全套數據不僅可以區分有暗物質和暗能量的宇宙與沒有暗物質和暗能量的宇宙,還可以告訴我們宇宙在歷史上是如何膨脹的。很明顯,這條品紅色實線和數據是最吻合的,表明宇宙傾向于由暗能量主導,沒有空間曲率。

    在測量一個遙遠的物體時,我們直接測量的通常是它的亮度,以及它的光譜紅移值,這就足以確定它當前的距離和光的傳播時間。當我們測量來自321億光年之外的物體的光時,我們看到的是134億年前的光,也就是在宇宙大爆炸后4.07億年時發出的。

    然而,這還不足以告訴我們該星系中恒星的年齡;這只能告訴我們光的年齡。為了知道產生這種遙遠光線的恒星的年齡,理想的做法是測量單個恒星的確切屬性。我們可以對銀河系中的恒星這么做。利用最高分辨率的望遠鏡,我們可以識別出5000萬或6000萬光年之外的單個恒星。不幸的是,這段距離僅僅是我們與可觀測宇宙邊緣之間的0.1%;超過這段距離,我們就無法再解析出單個的恒星。

    標有GN-z11星系的“大天文臺宇宙起源深空巡天計劃北天區”(GOODS-N field),這是迄今為止發現的最遙遠的星系。這個星系的光譜紅移值約為11.1,表明它的光來自134億年前,也就是大爆炸之后的4.07億年,這相當于該星系目前與地球的距離約為320億光年。  標有GN-z11星系的“大天文臺宇宙起源深空巡天計劃北天區”(GOODS-N field),這是迄今為止發現的最遙遠的星系。這個星系的光譜紅移值約為11.1,表明它的光來自134億年前,也就是大爆炸之后的4.07億年,這相當于該星系目前與地球的距離約為320億光年。

    如果能夠測量單個恒星,我們就可以構建出天文學中所謂的顏色-星等圖(color-magnitude diagram):我們可以繪制出一顆恒星的內在亮度與其顏色/溫度之間的關系。這非常有用。當恒星最初形成時,它們的顏色-星等圖大致呈現為一條蜿蜒的對角線,最亮的恒星也是最藍和最熱的,而最暗的恒星則更紅、更冷。最年輕的恒星群由各種不同顏色/亮度的恒星組合而成。

    但隨著恒星年齡的增長,最熱、最藍和最亮的恒星消耗燃料的速度最快,并開始消亡。它們最終會演化成紅巨星和/或超巨星,但這意味著恒星的數量隨著恒星年齡的增長而開始演變。只要我們能在疏散星團、球狀星團甚至在銀河系以外的鄰近星系中分辨出單個的恒星時,就能精確地確定一個星族的年齡。星族是指星系中年齡、化學物質組成、空間分布與運動特性較為接近的恒星集合。當你把這些數據與已接收到的光的年齡的信息結合起來,就能最終得出恒星的年齡。

    在球狀星團Terzan 5內部,有許多較為古老、質量較低的恒星(微弱的紅色),但也有較熱、較年輕、質量較高的恒星,其中一些會產生鐵和更重的元素。對于如此近距離的星團,哈勃望遠鏡可以分辨出其中的單個恒星,但在一定距離之外,哈勃望遠鏡就只能收集到匯聚的恒星光線。

    然而,當我們不能再觀察一個星系中的單個恒星時,又該怎么辦呢?有沒有什么方法可以根據觀察到的光來估計星系內部恒星的年齡,即使我們不能分辨這些恒星本身?

    事實上,我們可以使用一個代理來獲取無法獲得的信息,但是在翻譯星系內部的恒星年齡時,需要犧牲一些精確性。在觀測一個遙遠的物體,比如一個無法分辨(或勉強分辨)的星系時,我們仍然可以測量來自其中所有恒星的總星光。我們可以將這些光分解成不同的波長,并確定這些光中有多少是紫外光、藍光、綠光、黃光、紅外光等等。

    恒星的生命周期可以通過顏色-星等圖(如圖)來理解。隨著星團的老化,它們的顏色-星等圖會逐漸黯淡,使我們能夠確定這個星團的年齡。最古老的球狀星團,如右圖所示的更古老星團,年齡至少有132億年。 恒星的生命周期可以通過顏色-星等圖(如圖)來理解。隨著星團的老化,它們的顏色-星等圖會逐漸黯淡,使我們能夠確定這個星團的年齡。最古老的球狀星團,如右圖所示的更古老星團,年齡至少有132億年。

    換句話說,只要對一個遙遠星系的顏色進行準確的測量,我們就能估計出它最近一次恒星形成的時間,從而得出其內部那些恒星的年齡。

    然而,由于我們必須做出這些估計,也就引入了不確定性。一個在數億年時間里經歷多次恒星形成的星系,與一個只發生過一次重要合并,然后同時形成所有恒星的星系,可能會呈現截然不同的圖像。對于藍色極深的星系,誤差可能小至幾千萬年,而對于缺少年輕藍色恒星的星系,誤差可能大至10億到20億年。

    可以與今天的銀河系進行比較的星系有很多,但相比我們今天看到的眾多星系,與銀河系相似的更年輕的星系本質上更小、更藍、更混亂、氣體更豐富。對于第一批星系來說,這種效應已經達到極點。我們可以通過一個星系的固有顏色來判斷其恒星的年齡。  可以與今天的銀河系進行比較的星系有很多,但相比我們今天看到的眾多星系,與銀河系相似的更年輕的星系本質上更小、更藍、更混亂、氣體更豐富。對于第一批星系來說,這種效應已經達到極點。我們可以通過一個星系的固有顏色來判斷其恒星的年齡。

    科學家還可以應用其他的方法,比如測量表面亮度波動(這取決于變星,即從地球上觀察其亮度有起伏變化的恒星,而變星又取決于星系內部恒星的年齡),但是大多數方法在超出一定距離后就失效了。然而,如果我們可以獲得光譜學測量數據,而不是僅僅通過各種顏色通道(即通過光度)來測量亮度,那就能獲得更好一點的結果。通過吸收線和發射線來測量各種原子和分子躍遷的強度,我們就可以根據最近一次恒星形成爆發以來的年齡,從而確定一個星族的位置。

    這張圖片顯示了迄今為止發現的一些最遙遠星系的光譜線確認結果,這使得天文學家能夠確定我們與這些星系之間令人難以置信的遙遠距離。各種特征的相對強度可以為我們提供最近恒星形成的跡象。  這張圖片顯示了迄今為止發現的一些最遙遠星系的光譜線確認結果,這使得天文學家能夠確定我們與這些星系之間令人難以置信的遙遠距離。各種特征的相對強度可以為我們提供最近恒星形成的跡象。

    總結一下,如果想知道你所觀察的恒星的年齡,你需要了解兩件事:

    1。 你需要知道你所看到的光線有多古老,這意味著你需要知道這個物體在膨脹的宇宙中距離地球有多遠;

    2。 你需要知道恒星本身的年齡,從你收集到星光的那一刻開始回溯。

    當你能分辨出單個恒星時,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問題,但科學家目前只能分辨出5000萬至6000萬光年之外的單個恒星。相比之下,可觀測到的宇宙向四面八方延伸約460億光年,這意味著我們無法對宇宙中絕大多數的恒星使用這種方法。我們只能使用某種間接方法,比如基于星系本身顏色的年齡估計,但這會帶來額外的不確定性。隨著對恒星和恒星演化的更深理解,以及在不久的將來可能應用的高級儀器和望遠鏡,科學家有望更精確地了解那些最遙遠、最古老的物體。(任天)


    【責任編輯:歐陽雪】
    手機掃碼 繼續閱讀

    分享到…


      湖北30选5263期走势图 dr股票是什么意思 北京赛车pk拾精准计划 浙江体育彩票飞鱼 高频彩上海时时乐下载 北京pk拾 彩票系统 云南11选5走势图 股票分析软件 甘肃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体彩排列5走势图带连线 北京快乐8 基本走势 注销pc蛋蛋 北京11选五怎么玩规则 互联网理财平台怎么开 五分快三精准免费计划 彩票预测3d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